巨额减值亏损拖累 FGV第三季亏8.5亿

巨额减值亏损拖累 FGV第三季亏8.5亿 阿兹哈FGV控股(FGV,5222,主板种植股)在2018财年第三季,净亏损8亿4925万6000令吉,其中,各项减值亏损就占了7亿8800万令吉!

根据文告,FGV控股去年第三季为净赚4152万6000令吉。


当季营业额为31亿9330万4000令吉,按年下跌22.8%。

累积首三季,蒙受8亿7115万3000令吉净亏损,去年同期为净赚8048万6000令吉。

首三季营业额也下跌19%,从126亿6633万5000令吉,减少至102亿3334万4000令吉。

文告指出,种植业务在第三季亏损8亿4980万令吉,逊色的业绩归咎于原棕油平均售价下滑、无形资产减值亏损5亿6200万令吉;此外,产业、厂房、设备(PPE)减值亏损1亿2400万令吉。

此外,分担联营公司亏损也加重至6000万令吉;而研发业务的赚幅疲弱,以及肥料销售下跌,也加剧了种植业务的颓势。


股价跌破1令吉

FGV控股主席兼暂代总执行长拿督威拉阿兹哈今日在记者会上指出,第三季高达7亿8800万令吉减值,大部分来自亚洲种植公司,达5亿 1400万令吉。

“收购亚洲种植公司共花费了约11亿令吉,但不需要全数减值,只须根据债务和投资亏损减值。减值的数额经由独立估价师估算,且建立在双方达成的共识上。”

他也点出,由于大部分减值已在当季完成,未来数个季度应不会出现如此大笔减值。

列席者还包括投资总监法克鲁尼安奥曼、代财务总监阿姿努卡玛阿兹米,以及种植业务营运总监兼集团转型总监赛玛达。

相信是因为蒙受巨额亏损,FGV控股的股价应声下滑,并跌破1令吉的水平。

该股今日闭市报91.5仙,跌8.5仙或8.5%,成交量2234万8200股。

价值亏损1:亚洲种植:5.1亿

FGV控股指出,为了遵守大马财务报告准则136(MFRS 136)及MFRS 9,因此,该集团在第三季出现7亿8800万令吉的减值亏损。

其中,FGV控股在2014年收购的亚洲种植有限公司(APL),占总减值亏损65%,达5亿1300万令吉。

当年,FGV控股以总值5亿6790万令吉现金或每股2.20英镑,全面收购APL股权,每股收购价格,比APL截至2013年12月底的每股净资产溢价294.7%!

此外,FGV控股也承接了APL总值5亿1700万令吉的债务,因此,该收购计划的总成本为11亿令吉。

针对这项收购计划的调查报告,已在今年1月完成,FGV控股也采取法律行动起诉前董事与雇员共14人,并索赔5亿1400万令吉的损失及其他利息。

价值亏损2:FGV剑桥纳米系统:5300万

此外,在2013年收购FGV剑桥纳米系统有限公司(FGV cambridge nanosystem,FGVCNS)70%股权的相关计划,也出现了5300万令吉的减值亏损。

根据文告,FGVCNS是在英国成立,收购价格为1000万英镑(约4315万令吉);隔年,FGVCNS取得FGV控股的资助,收购挪威公司Gasplas AS,价值3190万令吉。

FGV控股投资了1000万英镑后,至今尚未取得任何回酬,还要透支金援FGVCNS,至今已达1200万英镑(约6420万令吉)。

价值亏损3:Troika公寓:122万

FGV控股在2014年10月,收购了位于吉隆坡Troika公寓的两个单位,价格为842万令吉。

然而,根据的估值,这两个单位的实际价值只有579万令吉。

价值亏损4:FGV绿色能源:1.02亿

FGV控股透过独资子公司FGV下游私人有限公司,在2014年认购FGV绿色能源私人有限公司(FGVGE)的60%股权。

其余股权,分别由M2资本私人有限公司持有20%,以及Benefuel国际控股持有20%。

接着,FGVGE在关丹港口附近,从Mission Biofuels私人有限公司(M2 plant),收购了一座生物柴油厂,价格为2250万美元(约9450万令吉)。

然而,由于该生物柴油厂无法开始营运,加上该厂能够套现的价值低于固有价值,因此蒙受1.02亿令吉的减值亏损。

巨额减值亏损拖累 FGV第三季亏8.5亿

舞弊案调查近完成

阿兹哈指出,针对内部不良行为的6家公司调查接近完成,下月可能会再采取一至两项法律行动。”

不过,他不愿指名道姓,仅透露涉案人士在日前起诉的14人当中。

若有任何进展,会适时再公布。

另外,目前共有两人角逐总裁兼总执行长一职,皆是外部人士,预计明年1月杪公布。

自从集团因原任总裁兼总执行长涉及内部不良行为而向其发出调查通知,且中止其职务后,该职位由阿兹哈兼任。

针对总执行长的遴选标准,他指出,只要对方有肯学习,不介意对方有无管理种植业务的经验。

此外,集团已敲定新任财务总监,将在明年1月公布;目前,由阿姿努卡玛阿兹米暂代该职。

转型初见成效

阿兹哈指出,在今年10月执行转型计划后,已经开始看到初期的复苏迹象。

他说,迄今将近四分一的种植园,已达到或超出所预定的收成目标,这还取决于各项条件,包括树龄及收成潜能。

“我们开始看到初期的复苏迹象,团队正竭尽所能改善所有状况。”

另外,FGV控股也鉴定出11项非核心投资,以便在未来脱售,好让管理层专注在核心业务,为股东攫取最大的价值。

阿兹哈说:“凭着这些措施,我们估计上游业务将会改善,到2019年时,每公顷鲜果串收成将达20吨,而榨油厂的成本将会降低至每吨1600令吉。”

放眼棕油产量增10%

阿兹哈指出,由于我国的棕油库存高涨,加上产量持续走高,棕油价格的跌势料持续至明年初,预计明年原棕油的平均价将介于每公顿1900至2100令吉。

他也提到,虽然政府落实B10生物柴油计划或有帮助,惟无法立即提振棕油价格。

无论如何,该集团已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提高棕油的产量,明年有望提高10%。

根据文告,第三季的原棕油售价平均每吨为2224令吉,比去年同期的2665令吉下跌了16.5%;鲜果串的产量也按年减少了12.2%至108万吨。

不过,榨油率则有所改善,从19.78%提高至20.89%。然而,榨油厂的成本却恶化,从每吨1541令吉,提高至1777令吉。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